年輕人隨心創業——發達其次

By Kevin Tsang | Posted on: 2014-05-04

20140502mp01y

(綜合報道)在地價高、鋪租貴的香港,傳統創業營商甚為艱難,於是愈來愈多年輕人改以乘網絡之便,自資創業做老闆。以為他們覺得打工不會發達,想自創「錢途」嗎?非也,就讓高呼「賺錢不是最重要」的他們,告訴大家「點解我要做老闆」?
  創業,對來自中文大學環球金融系的高材生來說,像是理所當然的事,然而幾位仍在學的九十後所創立的,卻是一家助弱者發聲的社會企業。尚有一年才畢業的Michael有一張孩子氣的臉,但當與筆者談起他與師姐Bonnie及Peggy開設Lensational的理念時,即時穩重起來。「學科讓我們有機會到訪不同地方,好幾次我們如常帶相機到達發展中國家時,發現他們對相機非常好奇,爭要拍攝,於是我們沿途充當攝影教師,教他們操作,反而成了一種獨特的溝通。」走在異國途上,感受最多的還有文化衝擊,他們看到這些國家的女性被壓抑表達自由,地位低微,於是萌生創立Lensational的念頭,透過開設攝影工作坊,教當地婦女以攝影表達自己的想法,再將她們的作品在香港或世界各地展出、製成產品,獲得的利潤扣除營運成本會轉交回當地婦女手中,藉以改善她們的生活。Michael認為香港亦有不少人未被重視,「像菲傭、印傭,這些離鄉別井的堅強女性,多少人了解她們的想法?」於是,早前他們為本地外傭舉辦工作坊和攝影展,替她們爭取一點外界的關注。由於Lensational創立時間尚短,暫時透過參與不同比賽獲取資金支撐,「當我看到外界的迴響,愈來愈多人關心他國女性的權益,就更有動力做下去。」
  月前還是飲食雜誌記者的Becky,從來不信興趣可成事業,但短短大半年她卻做到了。其網上花店Hahaha florist一夜間在網絡爆紅,只因C字頭國際時尚品牌從她那裏訂花束,送給傳媒及明星,就此闖出名堂。現時她索性辭掉記者一職,全職在家中工作。訪問中,Becky再三對筆者說,從沒想過創業,當初在facebook開設插花專頁是隨心而行,純為興趣。怕悶、愛創新的記者天性,使她的花束設計帶有極強個性,無心插柳下,大受女士歡迎,「快結婚的朋友見到我的花束習作,覺得很美,就找我度身訂製花球,定單開始愈接愈多。」母親節將至,「花店」生意多得要在facebook張貼截單告示,「要多得在傳媒行業工作時獲得的廣泛人脈,現在每天都過得很有成就感。」
  正常人應不會做一份四個月只有不夠一百元薪金的工作,但Karen卻是例外,因她創業不是純粹為賺大錢!從事銷售的Karen,在一個講座中認識IT人Ray,二人偶爾談到外國Fiverr交易網站的興起,五美元就可買賣到所需服務,深感香港有此需求。「在港找人解決問題,所費不菲。我們想到仿效外國做法,製作一個廉價微型工作交易平台,讓大眾受惠。」Karen覺得社會有很多隱藏生產力,像家庭主婦和大學生等或有獨特專長可在閒時發揮。「拜神、搬新家拜四角等知識,家庭主婦可能就是專家。透過此平台,既可以相宜價錢幫基層人士解決問題,在職或非在職人士亦可增加額外收入,一舉多得。」
  Karen更索性辭掉工作,全心投入「50蚊工作室」業務,其運作方法與Fiverr大同小異,用家同時可作買賣者,以$50的統一定價進行交易。「我們主打可於半小時內完成的微型工作,$50收費易記亦合理。」筆者瀏覽過網頁,發現交易內容相當有趣,既有圖像設計、寫作翻譯等正常服務,亦有陪看鬼片、改善履歷表或到知名餐廳代排隊等位等另類要求。Karen坦言,至今只有約十多單交易成功,以每單交易收取五元手續費計算,離回本尚有一大段距離,但她相當有信心,更打算於日後開設提供義工服務的「社會版」及「自由定價版」擴展理念。
  香港貿發局趁一年一度的「創業日」前夕,公布與香港青年協會合作進行的調查結果,發現新進及年輕有意創業者人數顯著上升,當中大部分利用網上平台創立或宣傳業務,而且以小本經營。值得留意的是,大部分受訪者的創業動機普遍帶有強烈社會責任,不以「發達」為主要動機。香港青年協會督導主任鄧良順表示,年輕創業者的創業動機與上一輩很不同,「部分很單純地想以興趣為生,不謀暴利;部分在創業同時,關心可否對社會作出好的改變,帶有很強的社會責任感。」然而,鄧良順提醒各位新進創業者,理想需要在穩健的營運基礎下達到,不少年輕人欠缺會計或法律等營商知識,最終收支不衡而被逼結業就相當可惜。

轉載自 星島日報 – 2014年5月2日

(綜合報道)在地價高、鋪租貴的香港,傳統創業營商甚為艱難,於是愈來愈多年輕人改以乘網絡之便,自資創業做老闆。以為他們覺得打工不會發達,想自創「錢途」嗎?非也,就讓高呼「賺錢不是最重要」的他們,告訴大家「點解我要做老闆」?
  創業,對來自中文大學環球金融系的高材生來說,像是理所當然的事,然而幾位仍在學的九十後所創立的,卻是一家助弱者發聲的社會企業。尚有一年才畢業的Michael有一張孩子氣的臉,但當與筆者談起他與師姐Bonnie及Peggy開設Lensational的理念時,即時穩重起來。「學科讓我們有機會到訪不同地方,好幾次我們如常帶相機到達發展中國家時,發現他們對相機非常好奇,爭要拍攝,於是我們沿途充當攝影教師,教他們操作,反而成了一種獨特的溝通。」走在異國途上,感受最多的還有文化衝擊,他們看到這些國家的女性被壓抑表達自由,地位低微,於是萌生創立Lensational的念頭,透過開設攝影工作坊,教當地婦女以攝影表達自己的想法,再將她們的作品在香港或世界各地展出、製成產品,獲得的利潤扣除營運成本會轉交回當地婦女手中,藉以改善她們的生活。Michael認為香港亦有不少人未被重視,「像菲傭、印傭,這些離鄉別井的堅強女性,多少人了解她們的想法?」於是,早前他們為本地外傭舉辦工作坊和攝影展,替她們爭取一點外界的關注。由於Lensational創立時間尚短,暫時透過參與不同比賽獲取資金支撐,「當我看到外界的迴響,愈來愈多人關心他國女性的權益,就更有動力做下去。」
  月前還是飲食雜誌記者的Becky,從來不信興趣可成事業,但短短大半年她卻做到了。其網上花店Hahaha florist一夜間在網絡爆紅,只因C字頭國際時尚品牌從她那裏訂花束,送給傳媒及明星,就此闖出名堂。現時她索性辭掉記者一職,全職在家中工作。訪問中,Becky再三對筆者說,從沒想過創業,當初在facebook開設插花專頁是隨心而行,純為興趣。怕悶、愛創新的記者天性,使她的花束設計帶有極強個性,無心插柳下,大受女士歡迎,「快結婚的朋友見到我的花束習作,覺得很美,就找我度身訂製花球,定單開始愈接愈多。」母親節將至,「花店」生意多得要在facebook張貼截單告示,「要多得在傳媒行業工作時獲得的廣泛人脈,現在每天都過得很有成就感。」
  正常人應不會做一份四個月只有不夠一百元薪金的工作,但Karen卻是例外,因她創業不是純粹為賺大錢!從事銷售的Karen,在一個講座中認識IT人Ray,二人偶爾談到外國Fiverr交易網站的興起,五美元就可買賣到所需服務,深感香港有此需求。「在港找人解決問題,所費不菲。我們想到仿效外國做法,製作一個廉價微型工作交易平台,讓大眾受惠。」Karen覺得社會有很多隱藏生產力,像家庭主婦和大學生等或有獨特專長可在閒時發揮。「拜神、搬新家拜四角等知識,家庭主婦可能就是專家。透過此平台,既可以相宜價錢幫基層人士解決問題,在職或非在職人士亦可增加額外收入,一舉多得。」
  Karen更索性辭掉工作,全心投入「50蚊工作室」業務,其運作方法與Fiverr大同小異,用家同時可作買賣者,以$50的統一定價進行交易。「我們主打可於半小時內完成的微型工作,$50收費易記亦合理。」筆者瀏覽過網頁,發現交易內容相當有趣,既有圖像設計、寫作翻譯等正常服務,亦有陪看鬼片、改善履歷表或到知名餐廳代排隊等位等另類要求。Karen坦言,至今只有約十多單交易成功,以每單交易收取五元手續費計算,離回本尚有一大段距離,但她相當有信心,更打算於日後開設提供義工服務的「社會版」及「自由定價版」擴展理念。
  香港貿發局趁一年一度的「創業日」前夕,公布與香港青年協會合作進行的調查結果,發現新進及年輕有意創業者人數顯著上升,當中大部分利用網上平台創立或宣傳業務,而且以小本經營。值得留意的是,大部分受訪者的創業動機普遍帶有強烈社會責任,不以「發達」為主要動機。香港青年協會督導主任鄧良順表示,年輕創業者的創業動機與上一輩很不同,「部分很單純地想以興趣為生,不謀暴利;部分在創業同時,關心可否對社會作出好的改變,帶有很強的社會責任感。」然而,鄧良順提醒各位新進創業者,理想需要在穩健的營運基礎下達到,不少年輕人欠缺會計或法律等營商知識,最終收支不衡而被逼結業就相當可惜。

轉載自 星島日報 – 2014年5月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