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的燒億元稱霸 舌戰對手 Uber 車少被拋離 「飛的」打折壞規矩

By Money Circle | Posted on: 2015-04-27

600x400xtaxi 27apr.jpg.pagespeed.ic.4v6wfj9qsq

轉自《信報財經》
獲阿里巴巴撐腰的「快的Taxi」登陸香港近一年,掀起本地召喚的士手機應用程式(Apps)搶客大戰。快的Taxi創辦人李祖閩接受專訪時表示,已在本港燒錢近1億元,直言已成為一哥,並逐一點評對手。Uber、HKTaxi及飛的發言人均不甘示弱表態反駁,「打的」市場烽煙四起。

Uber反駁:日客量達數千

去年中,快的和美國過江龍Uber前後腳襲港,推廣攻勢一浪接一浪。今年2月11日,Uber辦免費的士日,每程最多補貼200元;快的隨即宣布2月19日(農曆年初一)起連續八天派每封208元利是。Uber本月13日再請新用戶搭的士;快的即公布21日起計16天每程車送10元,派足3000萬元,還出動赤膊外籍男模陪中獎幸運兒一齊搭的士。汰弱留強,本地由去年近20個的士Apps,剩下現在約4個【表】。

被問到Uber是不是最大對手,李祖閩搖頭指出,快的本地市佔率達80%,坐擁45萬本地用戶,逾兩萬個香港司機合作,每天「柯打」逾兩萬宗,根本沒有競爭對手,「我們完全拋離Uber,你call唔call到的先?」暗嘲Uber旗下香港的士少。

Uber發言人就向本報反駁,香港每天有數以千計乘客坐Uber,形容本地的士司機是「最醒目的生意人」,而Uber對他們已經是非常重要。

本地薑諷簡體字不地道

主打介面簡單易用的港產Apps「HKTaxi」創辦人Kay Lui接受電話訪問時慨嘆:「見到他這樣說(無對手)都有點氣憤,但是想深一層,都是他本身未做得好,先要誇大。」他批評快的Apps介面及地圖仍然用簡體字,不合乎港人口味,認為若論用戶及司機數量,「HKTaxi」才是全港第一。

另一家「本地薑」——「飛的」則以提供低至八五折的車費作招徠,負責人Ken Wong直言,歡迎其他Apps燒錢宣傳,「各有各做,Easy Taxi退出香港之前都話用了一千幾百萬宣傳,飛的無使過錢都生存到,還愈來愈大。」他認為,乘搭中長程的士的港人仍然傾向用飛的。

李祖閩則批評,85折的士不健康,並不尊重市場機制,但他強調:「我絕對不是要打低晒所有對手,香港需要百家爭鳴,最大競爭其實是企在街邊截的士的人,要多點教育。」雖然,的士Apps如雨後春筍,但一直存在法律爭議。全球服務遍布逾200個城市的Uber就被西班牙、德國禁止營運;香港規管亦存在灰色地帶,本港有法例禁止的士減價,但只針對的士司機或其代表,提供平台的Apps則未曾被檢控。

轉自《信報財經》
獲阿里巴巴撐腰的「快的Taxi」登陸香港近一年,掀起本地召喚的士手機應用程式(Apps)搶客大戰。快的Taxi創辦人李祖閩接受專訪時表示,已在本港燒錢近1億元,直言已成為一哥,並逐一點評對手。Uber、HKTaxi及飛的發言人均不甘示弱表態反駁,「打的」市場烽煙四起。

Uber反駁:日客量達數千

去年中,快的和美國過江龍Uber前後腳襲港,推廣攻勢一浪接一浪。今年2月11日,Uber辦免費的士日,每程最多補貼200元;快的隨即宣布2月19日(農曆年初一)起連續八天派每封208元利是。Uber本月13日再請新用戶搭的士;快的即公布21日起計16天每程車送10元,派足3000萬元,還出動赤膊外籍男模陪中獎幸運兒一齊搭的士。汰弱留強,本地由去年近20個的士Apps,剩下現在約4個【表】。

被問到Uber是不是最大對手,李祖閩搖頭指出,快的本地市佔率達80%,坐擁45萬本地用戶,逾兩萬個香港司機合作,每天「柯打」逾兩萬宗,根本沒有競爭對手,「我們完全拋離Uber,你call唔call到的先?」暗嘲Uber旗下香港的士少。

Uber發言人就向本報反駁,香港每天有數以千計乘客坐Uber,形容本地的士司機是「最醒目的生意人」,而Uber對他們已經是非常重要。

本地薑諷簡體字不地道

主打介面簡單易用的港產Apps「HKTaxi」創辦人Kay Lui接受電話訪問時慨嘆:「見到他這樣說(無對手)都有點氣憤,但是想深一層,都是他本身未做得好,先要誇大。」他批評快的Apps介面及地圖仍然用簡體字,不合乎港人口味,認為若論用戶及司機數量,「HKTaxi」才是全港第一。

另一家「本地薑」——「飛的」則以提供低至八五折的車費作招徠,負責人Ken Wong直言,歡迎其他Apps燒錢宣傳,「各有各做,Easy Taxi退出香港之前都話用了一千幾百萬宣傳,飛的無使過錢都生存到,還愈來愈大。」他認為,乘搭中長程的士的港人仍然傾向用飛的。

李祖閩則批評,85折的士不健康,並不尊重市場機制,但他強調:「我絕對不是要打低晒所有對手,香港需要百家爭鳴,最大競爭其實是企在街邊截的士的人,要多點教育。」雖然,的士Apps如雨後春筍,但一直存在法律爭議。全球服務遍布逾200個城市的Uber就被西班牙、德國禁止營運;香港規管亦存在灰色地帶,本港有法例禁止的士減價,但只針對的士司機或其代表,提供平台的Apps則未曾被檢控。